中财期货


黑非诗歌精选

作者:黑非 | 来源: | 2019-12-22 20:11:52 | 阅读:中财期货 次    

  导读:黑非,本名:陈亮,曾在西藏生活工作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停笔至2016年,现闲居北京。

城市乡村
(舒缓的慢板)


冬天的太阳
不到下午的五点
就已落去

这是在乡村
傍晚还能看到
落下的余晖

城市冬天的夜
比乡村来得要早
错落交织的高楼
早早地遮蔽
西面的光线

昏暗的到来
让路灯显得有些殷勤
满街辉煌的光耀
似乎有些虚幻

没有灯红酒绿的渲染
哪能多姿多彩

这些年城里的人
喜欢上了乡村
漫山遍野的楼房
成为城里人的
度假休闲

农家乐繁星密布
农家人去了城市

高铁反反复复的提速
缩短城乡的距离
往来穿梭的感觉
阳光毫无意义

雾霾笼罩的天
阴云密布的夜
这样的黑白
习以为常

不要说你在城市
也不要说
你是在乡村

  2019.12.20


爱你所爱

爱你所爱
写你所写
想你自己的事情
美人在心
情诗是给一个人写的
怎么能拿出来
评头论足,说三道四
其实写一首诗
有一个人读
也就心满意足
公众号是给公众看的
把情诗贴在上面
能不羞羞答答
更何况那个爱你的人
只想自己拥有
现代诗人喜欢张扬
又爱喝酒
高谈阔论,绝对不行
声大扰民
有违禁忌
更不能远离组织
乱了纪律

  2019.12.18


鸟语花香

鸟语花香
是不是成语
我不知道
在我了解的事物里
它只说对了一半
比如鸟语
鸟是不会说话的
鸟的声音叫鸟叫鸟鸣
所谓的鸟语
是那些养鸟看鸟
长期和鸟在一起的人
不会说了人话
或者就不说人话
他们的语言叫鸟语
我这样说
你要是还有疑惑
你可以观察
鹦鹉是如何学舌的
再比如“花香”
也不是所有的花都香
有些花无任何气味
只是无声无息
默默鲜艳,默默开放
有些花不但不香
十里之内百米之外
就臭不可闻

  2019.12.17


感觉光芒

一旦有种感觉
在感觉之后
就有光芒
比如杨黎在昨天
写的那首诗
给我的感觉
超越了光芒的辉耀
尤其在最后两句:
“ 我略微吃惊
但却没有影响睡眠”
这是在光芒之后
最个性的体验
这种体验
你能有吗

  2019.12.16


要有光

要有光
要有光
要有光……
有光,就有
光的影子

(有感潘洗尘《要有光》系列照片。)

  2019.12.15


光 芒
——给一位朋友


有一种光芒
在一首歌里
听过了就不会忘记
有很多看不见
让你心悸和颤抖
有些感觉你不体验
永远不会获得
那一闪而过的流星
不是在夜晚
就欣赏不到它的闪耀
不要说没有日光
就没有光芒
暗夜的触摸
有真实的存在
深渊的底部
那一刻
给你黄金的开采
在泪流之后
你的笑容依然美丽
风雨里的彩虹
更加浓艳热烈

  2019.12.14


小 鸟

仰望天空的小鸟,
嘴上还残留着现实。

  2019.12.11


敲 门

我爱听敲门的声音
那是一种喜悦和期待
更何况现在的日子
每天有很多快递要等

这个时代,朋友都很忙
唯有快递小哥无微不至
因此那些在每天的每天
那一阵阵急促或缓慢的敲门声
就像音乐一样悦耳动听
这声音让我安静

我这样说,你一定感觉
我是一个孤单的人

哪能呢?我上有父母
下有儿女
每天行走在路上
单位里有很多同事
路上又车水马龙
热热闹闹的一天又一天
从没有过独雁单飞

  2019.12.10


致尚仲敏同志

尚仲敏同志
最近一直在写回忆录
讲历史
老同志久经沙场
阅历丰富多姿多彩
应该多讲
尤其像尚仲敏这样的老领导
也到了讲历史
回忆过去的年龄
天南地北海阔天空
南辕北辙
不妨也酣畅淋漓
讲一讲也落得个
说的痛快
如今的日子全民小康
都能吃饱喝足
开心就好
在茶余饭后
仲敏同志
你多保重!革命
尚未成功
还需你的努力

2019.12.9


偶 然

很多都是偶然
有些是巧合
比如我在想一个人
在和一个人说一件事
那个人有可能
就会突然出现
那件事情
或许马上就能发生
信和不信的人
你细心想想
你的过去和现在
每个必然都成因果
我说这些也不现实
常言道:人在做天在看
天在哪里?再比如
昨天是大雪节令
昨天下雪了吗
我在南你在北
地北天南
天时地利人和

2019.12.8


我们的城

也仅仅是在下午的五点
城市的每条路每个街
已是车水马龙
出城的人和进城的人
行走在归家的路
每天的每天
上班下班,早九晚五
风风雨雨春夏秋冬
来来往往
似乎有些麻木
做儿女的和做父亲的
忙忙碌碌
劳累艰辛
一生都是在为城里城外的
那间房,那一盏灯

  2019.12.7


不想写诗

不想写诗的感觉
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不想写诗的日子
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

这日子一定很忙
为生计为儿女为父母为朋友
哪还有诗的感觉

(其实他们都是一首诗
这感觉你不能说没有意义)

不想写诗也不想读诗的日子
都有可能也很正常
是诗人不是诗人
你首先要是个人

诗意生活
在每时每刻
每天都有

  2019.12.6


爷 爷

爷爷爱喝酒
这是在我小时候的记忆

那时我的年龄
还不能参加红卫兵
不能跟着哥哥姐姐们抄家游行
破四旧立四新
我是红小兵
也只能在家革父母和我爷爷的命

父母天天忙着贴大字报
大辩论
忙着斗私批修
忆苦思甜
不出门的爷爷
在家喝酒的爷爷
就成了我斗争批斗的对象

外面高帽飞舞
地富反坏右
个个被描眉画脸
钉在耻辱柱上交代历史
这些我都学着给了爷爷

爷爷不喝酒时无言无语
酒过三杯就老老实实
彻底交代

爷爷的历史复杂
一会抗日一会打蒋该死
一会又是打土豪斗劣绅
分田又分地

爷爷说:
他一生最无能
是没有追上队伍
扛枪扛炮

其实小时候爷爷的交代
让我知道了不少过去的事情
现在想想爷爷在酒之后
吐露的都是真言实情

后来我问过父亲
父亲说爷爷解放前
在乡下靠烧酒为生
解放后因为没有土地
成分贫农

  2019.11.27
 
责任编辑: 马文秀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