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期货


雷电不可能死亡(八首)

作者:老刀客 | 来源: | 2019-12-19 | 阅读:中财期货 次    

  导读:诗人老刀客行吟诗一组。老刀客:写诗三十多年,出诗集七种,有诗稿一箩筐。写诗何为?养心励胆。

  从昭君墓到金沙滩

不归路,远在万里黄沙的尽头
堂堂大汉王朝
国运系于一女子的青丝
刀枪入库,从此君王不早朝

羞耻居然刻入史书
一记响亮的耳光
从阴山响起,两千年不绝于耳
一次次惊扰
宫殿之上彻夜不眠的狂欢

墓前,我读出一个女人的悲伤
天空落下几滴小雨
算是祭奠

昭君墓距金沙滩不远
沙里并没有金子,有的是凝血
战士的,战马的
从此,滩上寸草不生
不能活着,苟活是对血的亵渎

这里的鸟是飞刀
云是板斧,都是一门忠烈的后人
金沙滩不缺英雄
杨家将士的恨埋在沙土里
大火着了千年
又被多雨的天空一次次浇灭

深夜,一阵阵喊杀声
敲开我居住的客栈
我猛然起身,抽出枕边的老刀

      
          过杀虎口

山坡上的羊群被秋风
领回家
天黑前,小镇正酝酿一场大雨
不走心的云彩
就在草甸上写诗
写了又改了,梦游中的造句
一个人经不住一个地名的
诱惑,来了
杀虎口,不见一匹猛兽
手里的刀,纳闷着
鸟儿倒有不少
被身后的夜风追赶着
不敢在空中久留
暴雨不会让一把刀打瞌睡
有一声雷电
憋屈很久,谁来挑开

长城睡去,杀虎口
丢下一个惊心动魄的名字
任由西北风把玩
刀举起,挥落向万里黄沙
一路向西,英雄归去
带走一条河水


        明长城遗址
     
一树杏花,守在古长城脚下
年年花开为谁

断裂的刀戈腐烂在风沙里
多雨的天空,烽火台不多余
硝烟不曾熄灭
边关将士的灵魂交给苍鹰

残损的城墙抱不住故乡
阴山下,每寸土地都饮过血
伤疤醒着,痛醒着

野草茂盛,牛羊悠闲而贪婪
脚下的土地太肥沃
我弯腰捡起一把
使劲一攥,竟攥出一掌血


       云林寺

十八罗汉在大殿两侧
盯着我
一千多年都如此
谁进来,都会被审视
善恶忠奸一一过堂

外面阳光太好,殿里有点冷
稍微呆了一会儿
赶紧出来,我担心有一些
小小的坏被神灵看破
怎么在人世混


       佛在山巅

山顶招风,招惹最大的风
山顶孤独,老鹰爬一回也嫌累
雷电一甩鞭子
云的陀螺就哭了

山顶有芸芸众生
小草 野花 灌木和虫子
苦命孩子没有生到好人家
吃石头,喝大风
替一座大山受罚

一到秋天,满山树叶哭出心底的血色
必须有佛保佑,必须有小庙
在山巅盛开
飘落以吨计算的阳光


         草原看马

老刀窒息而死,马头挂在墙上
新铸的屠龙不可开刃,酒用来买醉

骑手来自蒙古国,真正的鹰
烈马是一世的情人

草原起伏在沙漠尽头,而我
徒有飞驰的心
在成吉思汗的领地,血不能冷

篝火,借一海碗闷倒驴燃烧
伸手在脸上抹一把恨意
不是汗血,是老泪


  车马坑

殉葬的马很多,
都是好马,白白死了
爷爷一辈子买不起一匹
名字早已起好,就叫黑旋风

国王死了,战马也得死
爷爷不在了,扎个纸马陪他
到地下唠嗑
坟头冒出一棵谷穗
那是老农夫的心发芽了

国王真死了,爷爷还活着
看完车马坑,老人说了两个字
作孽

殉葬的马不吃草,它们饮血
草原不够大,辽阔的夜无边无际
名字腐烂,雷电不可能死亡


       在刘公岛

海水里淹死的,只有眼泪

铁甲舰醒着,炮弹醒着
邓世昌的指挥刀醒着

母亲刺在背上的字
后来,刻在大海波涛里
  老刀客本名朱鸿宾,山西人老实人媒体人。爱美玉爱美酒爱美景,爱天地间一切的美。写诗三十年,越来越觉得诗无关名利,只与信仰贴近,真善美即是诗魂。出版诗集几种,那就是心灵的经书。认为好诗就是说人话,说好人话,拒绝貌似深邃的空,拒绝鸡零狗碎的真。以诗愉悦心灵,心灵快乐而年青,此乃诗歌最大的功利性。
责任编辑: 西江月

上一篇:一个人的村庄(八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